远川鹤

你是我的心心念念,你是我想过的与同安。

万木春

攻:你好,顾故。

受(眨眨眼,歪头):咕?

攻(叹气):是故人的故。

受(点点头):咕咕


《万木春》


小攻是编辑,小受是鸽子精职业写手


沉舟(暂定)Ⅴ










       踏雪绕着那老树走了几圈,甩甩头打着鼻响。我从袖子里摸出一样东西开了灵视,虽然身为修士这个应该是基本之一,奈何我才入门三年,除了聚气炼体其余的还未明悟,灵视这样的能力我自然是没有,需要借助外物。






       我眯了眯眼仔细地瞧着那棵老树,的确是没什么异常,只不过是有些年头而现了点灵气而已,但种在这里可是有些奇怪了。寺庙构造普通,大多都是规整四方的院子,老树种在中央就成了一个“困”字。我走下台阶凑近那棵老树,灵气浓郁其中又隐了些煞气。难怪靠近老树时会觉着阴冷,原来是带了些许煞气。我将清心符从袖子里摸了出来,而后将符篆拍在老树树干上。






       煞气在清心符的作用下消散而去,我收回手皱着眉头思考。按理说这座寺庙不该是如此,仔细看来这里是有些香火的,些微的煞气足以净化。除非,有其他的缘由。我恍悟般的一拍手,一旁正在努力扯拽树叶的踏雪被我一惊连忙松了嘴,左瞧瞧右看看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若是这棵树本身就会引来邪祟,这样说来断了香火后自然不能再净化了。”我伸手摸了摸老树树干又扯着叶子看了看,确定这是棵杨树。有道是,前不栽桑,后不栽柳,院中不栽“鬼拍手”,一般上了些年纪的人都知道。再者这庙建在村子里,虽是依山而建,但也不会触这种简单风水的霉头。






       我绕着树走了走,仔细瞧了瞧,而后蹲下身子伸手拨开遮在老树根部的野草,原本微微显露的灵气更盛。我用手指点了点附近的泥土,有一处是微微凹进去的。我伸手抹了抹,露出了一个六角形的符印,微微向地下凹进去,中间留了个小孔,灵气从那个小孔中逸出,引得煞气又开始浮动。






       我伸手再拍了张清心符,又聚气绕在指尖向小孔中探了进去。甫一探入即被吸走,我匆忙收回手,再度聚气探识。手指悬在符印之上游走描摹,而后反画印在其上。






       灵气随着符印的解开喷薄而出,在地面上卷起了一个小型涡旋,我被风吹的有些睁不开眼。我抬起袖子遮了脸,眯着眼睛看向那个涡旋。那涡旋中央一点灵气最为浓郁,且并非聚集而是逸出,倒像连着个灵气丰沛之地。我走近那个涡旋,双脚蹬地跃了进去。踏雪撒开蹄子叼住我的袖子想要一起进去,我挥手并指,聚气成刃将袖子一块割下,而后将踏雪推了回去。在涡旋的吸力下一口气做完这一系列动作,我觉得自己的能力也还是可以的。






       在被涡旋转了又转后,我落在一处风景雅致的地方。山水相应,灵气充沛,倒是个修炼的好地方。我撑着手臂站了起来,抬起手有些心疼地看了看自己破碎的袖子。我伸手在袖子里摸了摸,符篆还在。我呼了一口气,心略略安定下来。






       我环视四周,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一步步离开这片山林。在树林中绕了又绕,却始终未能走出去,我算了算时间,大概已经有了小半个时辰。这林子可没那么大,不可能小半个时辰还没转出去。我在原地随手捡了块石头,在一旁的树干上砸了个深坑又划了十字,而后握着石头向着前方走了过去。






       一盏茶的时间后,深坑与十字一并出现在我眼前,很明显我这是入了迷阵了,我又回到了起始的地方。这地方毫无煞气,我袖子里的那些符篆毫无用处。阵法这东西我从未接触过,能辨认出这是个迷阵已是不易,更不用提解开这个阵法了。






       我靠着棵树坐了下来,揪着自己的头发觉得有些埋怨,早知道不追查这件事好了,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还把自己搭了进来。我天生就不是个有侠义心肠的人,这次追查此事不过是好奇,结果还把自己困在这里。





       正当我兀自懊恼自己的莽撞与过分好奇时,一道影子从不远处的地方一闪而过。我右手撑地登时蹦了起来,袖子一抖一张天雷符滑进手里,我捏着符篆向着黑影闪过的地方跑去。





      若是那人是同道中人倒没什么可怕的,但要是个修魔的可就麻烦了。这并不是对修魔道的带有什么偏见,而是两道相争近千年,几乎是见面即打,不得不令人防范。





       我扫视着整片林子,身后的树丛突然发出响动,我猛地一回身那个黑影果然在身后,顾不得此人是否是我道中人,一伸手将天雷符打了过去。天雷召来,带着雷霆之势当头劈下,只见那人翻手打出一掌,而后向前跃来,颇有些狼狈之感。





      天雷收回,我见那人除了样子虽是有些狼狈却毫发无损,开始有些慌张。略显慌乱的后退了几步,而后迅速转身迈开步跑了起来,一边暗叹这符篆的法力微弱,一边匆忙翻找着其他符篆。待我抖着手将天火符捏在手里后,那人的手已经拍在我的肩上。我身子一矮,脱离开搭在我肩上的那只手,并向前窜了几步,转过身子正打算将符篆拍出去。





       我稍稍用了些暗劲,只待我将符篆打在他身上我可顺着反推的力道退离开这人,虽然会摔在地上,但我身为修士最大的特点的就是皮糙肉厚,摔一下也不碍事。





       然而在思想与计划上这是美好的,但我身处的是现实,还是个异常残酷的现实。我的手刚一扬起,就被那人踏步飞来抓住手腕,卸掉了我手上的暗劲,符篆被丢在了一边。随后视角变换我被那人按在了地上,身上几处要穴均被制住,那人另一只手握着匕首抵在脖颈处。





       我挣了挣,自然是没挣开,反倒是让那人将匕首逼的更紧了些。我望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个人,和那个闪着光的匕首,做为蜀中人士的我,有一句妈卖批必须要讲。





       一片死寂之中,那人盯着我看了看,最后开口道:“能到这里又用的是仙家符篆,你是哪派的弟子?”


沉舟(暂定)Ⅳ










       我牵着踏雪离开镇子的时候已经是将近午时,走了段路日头已经挪到了头顶上。在这个时候作为一个修士的好处体现了出来,首先是我不怕热,其次就是不需要为食物发愁。在这一方面上,不得不说修士还真是个省心又省钱的职业。






       虽然我的确是不必担心该如何填饱自己的肚子,但还要思考如何填饱踏雪的肚子。有了代步的工具固然是好,但是口粮这种问题还真是让人感到头疼。我牵着踏雪在林子里逛了逛,挑了个青草充足的地方松了缰绳,拍了拍踏雪示意它自己去啃食。






       踏雪甩甩尾巴慢吞吞地走向那片草地,在草地上啃了几口,抬起头看了看我。我将头扭向一边装作四处看风景的样子,踏雪只好又低头啃草。这样的场景在往复循环多天后终于得到了改善,虽然没什么大用处却聊胜于无,至少踏雪可以选择吃掺着干草的饲料而不是有些干巴巴的青草。






       跨越了长长的树林后,眼前终于出现了一个村子。我将有些滑落的包袱往肩上扯了扯,拽着缰绳走进了村子打算借住。






       许是农忙的缘故,没看到什么黄发垂髫怡然自乐的村庄模样,这本不是什么大事,但等到近处时又有些许心慌。明明太阳高照,靠近村子的地方却是透骨的冷。我裹了裹身上的袍子,又将包袱里的符篆摸出来藏进袖子里,而后拎着包袱牵着踏雪打算进去看看。






       刚踏进村子踏雪就向着村外挪了挪,缰绳一瞬绷紧,踏雪有些不安的打着鼻响。我退了几步与踏雪一齐,一手揽着缰绳,一手将包袱挂在马鞍上警惕地环视四周。我牵着踏雪向着小路更深处走去,踏雪略有些迟疑,在我的安抚下慢慢地迈着步子。






       偶有路过村里的人家,我远远的瞧了瞧里面的院子,没有家禽,更没有人影。踏雪蹄子踏在土路上的声音格外清晰,这村子安静的有些过分了。我将袖子里的符篆摸了出来握在手中,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整个村子。






       村子并不大,走上一圈也不足半个时辰。整个村子看起来十分普通,也没什么不同的地方。我眯着眼睛,看向远处衬在四周矮小的村落中显得有些突兀的寺庙。这里可不像是有钱人家住的地方,这个突然出现寺庙可是奇怪的紧,我牵着踏雪朝着寺庙走过去。






       半柱香后,我站在山门口四处打量,山清水秀倒是个好地方,山林茂盛隐隐有着清气。我松开手本打算将踏雪留在远处自己进去一探究竟,奈何踏雪衔着我的袖子令我动弹不得,只好放弃这个想法,将它带进去。我牵着踏雪沿着台阶一步步走上去。






       我伸手将紧闭的漆红大门推开,我拉起踏雪走了进去。寺庙很安静没有香火缭绕的景象,也没有僧人打坐念经的喃喃声。整个寺庙的大体建设并无不妥,构造普通,唯一的特色就是正中央的那棵老树。树干粗壮,绿叶成荫,倒是避暑的好地方。






       我绕着老树转了两圈,一阵阴冷之气传来,我扯着袍子又看了看那棵老树,却没有什么异常,我拧着眉再看了一圈着实是没什么不妥。我挪开了眼绕过老树走了进去。






       最先入眼的是长长的台阶,我松了缰绳迈上了台阶,身后踏雪有些急躁的踏着地。我踩着台阶一级级地走上去,朱红色柱子撑起的大殿一点点展露在眼前。我站在最后一级的台阶上望着整个前殿,修饰筑造均属上乘。我抬步迈上平台,从最中间开着的大门走了进去。






       大殿里的金色佛像神色庄严,微微颌首垂目间,透着垂怜世人的慈悲。大抵这就是世人常常跪求满天神佛的缘故,颌首垂目拈花浅笑,都带着令人为之一振的味道。可为之一振的是世人,与我这个修士无关。






       世人往来跪拜,诚心祈祷,终归是无用,大殿里供奉的神佛只带着垂怜世间的慈悲,毫无用处。他们那恭敬的虔诚在我看来,不过是寄托与徒劳罢了。






       感慨归感慨,正经事还是要做的,我捏着手里的符篆在前殿走了一圈,而后又转去偏殿走了一圈,最后一无所获。我从大殿里走出来,站在殿前环视着整个寺庙。寺庙依山而建,从寺门下望上山的小路蜿蜒盘折,庙内又是青山环绕,奇峰相拥。主殿居于穴中,龙虎二位护穴。






       我眯着眼有些奇怪,这地方藏风聚水可谓是堪舆之中的最上层,山林之中清气浓郁,此地却是浊气煞气混杂,着实是奇怪的紧。我的眼神在各个地方逡巡,最终定在庙中甫一进门就看见的老树上。


沉舟(暂定)Ⅲ










     天微微亮的时候,我从客栈的床上爬起来,理了理衣服准备下楼打水。






       走下楼看见小二正守着柜台打瞌睡,我走过去伸手拍了拍他。小二抬起头睡眼朦胧地看了我一眼,有些疑惑地开口说道“客官这么早就起来,可是有什么事?”我点点头,“我要打盆热水。”






        小二拎起放在一旁的白抹布放在右肩上,绕过柜台去厨房里烧了壶热水,又看了眼窗户边摆着的漏斗,满面笑容道“这才寅时三刻,时候还尚早,客官先回房间稍等片刻,一会儿我给您送上去。”我学着小二的动作也看了看那个沙漏,然而除了看到沙子渐渐减少以外没看出什么特别的。我盯着沙漏仔细地瞧了又瞧,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试图看懂它,然而并没有什么准确的结果。我有些沮丧地扭开眼,叹了口气转身上楼。






       计时这一个非常有实用价值的能力于我来说,是一门异常困难的学问。当我在天都山修习的时候,对于计时这一门功课就是一窍不通。师兄也曾多番帮助我用些特殊的方法来记忆学习,但毫无例外全部失败,一直到现在为止我也只能看懂个大概。而对于计时的毫无领悟能力,导致我入门三年对于时间的感知大部分都是依靠直觉。






       同期好友知道我对于时间的掌握都是靠直觉后,笑的异常开心,最后拍了拍我的肩语重心长道:“林安,你要相信其实这也是一种特殊的且旁人没有的能力,你应该对自己有信心点。”而后捧着肚子笑的满地打滚,我看着他恨恨地磨了磨牙,走过去踩了他两脚。






       回忆固然美好飞扬,然而这并不能抹去我还是不会计时这一悲苦的事实,我有些沮丧的趴在桌子上。敲门声响起,小二将热水送了上来。将一切都打理好,我将荷包从腰带上摘了下来,我仔细地算了算,应该足够买一匹马,而且还能有些剩余。我将银两又塞回了荷包里,将铺在床上的东西重新裹成一个包袱放好,走下楼倚在柜台旁趁着天色尚早和小二攀谈起来。





      不得不承认,有的时候小二比百晓生知道的都要全面,上可说朝堂江湖风流趣闻,下可讲斜对面的王姓人家丫鬟配了哪个下人。只要你有银子,必定能知道令自己满意的答案。师兄在教会我这个道理后,成功的让我认定小二这一行业很有前途。






       我背着包袱从客栈里走出来,抬头看了看天色,估计是将近卯时了。我打算先在镇子里四处走走,再去问镇子里的卖马的人家那里买只马。虽说我是个修士,然而我还是不能像是话本子里说的那样随便御剑飞行。首先是能力不允许,其次就是规矩。





       作为一个修士还要骑马,听起来虽然不可思议,但确实是个心酸的事实。现在虽然修仙门派比比皆是,宛如地里的白菜任君挑选般的普遍。但是修士御剑还是被禁止,当然挑选门派弟子时还是可以御剑的。




       不过想想也能明白其中缘由,任谁都不愿意自己走在街上,结果一抬头前面的人突然就飞了。而且我入门三年除了基本的炼气修身,就是基础心法,接触的最多的书还是天都山的规训。而御剑这门课程,根本不存在我的日程表里。






       我揽着包袱在街上闲逛,看了看太阳,估摸着快到午时了。我随手在旁边摊子上挑了个小物件,向着摊子老板问清了路,打算去卖马的人家里看看马。刚刚拐进巷子里,我就被一个中年汉子拦下了。我有些狐疑地后退了两步,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笑的有些讨好的汉子。






      那中年汉子笑着开口道“小郎君拐进这个巷子里想必是来卖马的吧。”我未作声只是瞧着他,他又开口说“小的这儿刚好有匹好马急着转手,不知道小郎君意下如何?”我略作迟疑地点点头“好吧,那我就先看看你的那匹马如何,再决定买还是不买。”






     “那小的就先引您去看看,您随小的来。”我随着那个汉子在小巷的岔道里拐了又拐,被引到了一座小宅子的门前。我随着那个汉子走进宅子,被引到了屋后的马厩里。我站的稍远些,那汉子扯了缰绳将马牵了出来。






       我看见了那匹马,通体雪白、体态修长倒是匹好马,也是匹熟悉的马。那汉子牵着缰绳向我走过来,我伸手顺着那匹马的鬃毛,那马乖巧的用头蹭蹭了我的手。那汉子笑道“小郎君与这马倒是有缘,我将这马牵回来一天多了,连毛都不让我碰一下。今日在小郎君手上倒是乖巧。”





       这匹马我是认得的,这是师兄带回来的马。修士不被允许除重大事件以外御剑飞行,只好选择用马来代步。师兄下山历练时,带回来了两匹马。都是上好的品种,一匹雪白,一匹血红。






       可惜师兄只存下了那匹血红色的汗血宝马,另一匹白马被门派收作公用,师兄将那匹白马赠与我作为生辰礼物一事也因此被搁置。师兄对此事有些歉疚,我倒是不以为意,时常跑去后山与那匹白马相伴,我为它取名踏雪。天都山将被封山,我走的匆忙来不及带走踏雪,还以为它会被封在山中再也见不到了。却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它。






      踏雪亲昵地蹭着我的手,我为踏雪顺了顺毛,看着那汉子道“这马你从哪里得来的?”那汉子搓了搓手笑着说“这马是我昨日一早上山砍柴的时候,在山脚下捡来的。我看它应该是匹好马,就牵了回来,现在仔细想来这应该是那山上某个仙人的坐骑。”我伸手摸了摸腰间的荷包“这马我要了,多少银子?”






       那汉子嘿嘿笑“我与小郎君投缘,一百两银子这匹好马就归你了。”我捏着荷包有些头疼,师兄临走前的确给了我不少银子,多了没有但一百两还是付的起的。只不过这超出预算的太多,让人颇感心痛。






      “小郎君可是嫌这银子要的多了?您仔细瞧瞧,这可是匹良驹,若不是与小郎君有缘我也不能轻易转手。”那汉子眼睛转了转,伸手拍了拍踏雪说道。我看了看那汉子又看了看踏雪,将荷包里的银票取出来递给了那汉子。那汉子抖着手接过去,仔细看了又看,忙不迭的塞进怀里,跑回房里拿了个物件出来。那汉子挥了挥手里的东西,“小的这儿还有套马鞍,也一并送给小郎君了。”






       我接过马鞍为踏雪戴上,牵着踏雪走出了宅子,在那汉子的指路下走出了巷子。我笑着拍了拍踏雪的背,“自此之后踏雪你就要跟着我了,走吧,我带你去四处走走。”我一手揽着包袱,一手牵着缰绳,离开了天都山脚下的小镇,向着远处走去。


沉舟(暂定)Ⅱ










       沿着小路下山,我背着包袱慢悠悠地走在小路上,打算最后再看一看天都山这个门派。在门派修习时,因为年纪小资历浅,还没有被准许能够下山,这些景致倒是从未见过。






       林色葱翠,偶有鸟雀停在树枝上鸣叫,更衬得山林清幽。不得不说天都山是个好去处,单冲着这清幽雅致的景色都应该来此一观。可惜,这天都山已经倒了,还不知道这以后会是哪派的仙府宝地。我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随即又想起自己还无处可去,又突然不惋惜了。






      下山的小路不长,走了小半个时辰已经到了山下的镇子。但凡有修仙门派所在的仙府附近总会住着不少百姓,说是为了求仙人庇佑。这个定律屡试不爽,每座仙府都如此,毫无例外。






       我随便挑了家客栈走进去,要了间房后,将碎银子放在台子上,在小二的指引下走上了楼。推开门走进去,将背上的包袱放在桌子上,给自己倒了杯水,握着杯子倚窗望着整个镇子的景色。






       大概是因为今天来往的修士过多的缘故,整个镇子都显得热闹非常。站街叫卖的商贩,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在议论着修士往来时凌空御剑这一难得的场景。






       我抬头看了看天色,将水杯放回桌子上,而后爬上床盘腿坐好。虽然现在已经离开天都山了,但基本的炼气修身还是要做的。






       叩门的声音回荡在屋子里,分外清晰地传入耳中,声音沉闷但分外响亮,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我睁开眼睛从床上跳下来,跑过去开门。敲门的是客栈里某个跑堂的,揽着袖子敲的十分卖力,突然开门倒是让他晃了一下,险些跌在我身上。






       我向着一旁挪了挪,有些疑惑地望向他,“你可是有什么事?”跑堂伙计满面堆笑地开口道:“我们掌柜的说天色不早了,想着客官这一天闷在屋子里也没点些什么,遣我来问问。”我朝着窗外瞥了一眼“的确是不早了,麻烦掌柜的费心了。”我从袖子里拿了碎银子塞给他,要了几份小菜,让他送进房里来。






       目送着跑堂伙计离去后,我将门关好,拎了椅子坐在窗边撑着脸看天,月明星稀倒是个好天气。在天都山的时候,总会在晚上和师兄趴在窗户上看天,聊一聊自己的志向。望天发呆这个习惯还是在那个时候跟着师兄养出来的。






       现在天都山弟子四散,大家各奔前程。我并不担心他们,只是有些挂念师兄。师兄本就是大家子弟,又早就下山历练过,现在入了天机门,想必过得应该是不错的,根本无需我去担心。眼下最该发愁的应该是我要去哪里,或者能去哪里。






       我从怀里将天机门的描金拜帖拿了出来,抬起手对着月光细细地看。末了收回手将拜帖塞回怀里,趴在窗沿上叹了口气,“师兄你说这要是天机门给我下的帖子该有多好。”刚想着要再感叹几句,身后的敲门声再度响起,站起身走过去开门,仍旧是那个跑堂伙计,我伸手接过盒子道了句“有劳了。”而后关门转身将盒子放在桌子上。






       我将盖子打开,将里面的盘子一碟碟摆出来。菜色看着倒还不错,只是不知道味道如何。我拿着竹筷坐下,一样样的品尝。虽然身为修士辟谷是必要的修行,但作为修士除去某些自愿或是不得已,平日里还是与平常人一样吃些东西的。






       将碟子重新放回食盒里,我拎着盒子走下楼交给后厨的伙计,而后重新回了屋子。我将床铺铺好,又吹了灯,脱下鞋合衣躺进被子里。我睁着眼睛望着客栈的顶棚,想着自己的出路,最终昏昏沉沉的睡去。


沉舟(暂定)Ⅰ










     万物皆生于上古蛮荒。





       山川河流先生意,后现形。大浪淘沙滚滚去,又是千万年,这地上才有了生灵行走。最为出色的,是人。野心最大的,也是人。






       而正因为人的野心,所以才有了如今的一切。帝王家的统治,繁盛的王畿,也包括我们这些逆天改命寻求长生的修仙门派。






       人们往往热衷于追求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长生。本朝的帝王先祖年轻时政治清明国家安定,后来年逾半百,对长生不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故修仙一派应运而生,并且到我这一代发展的更为繁荣,四方各处皆以修士为尊,以成为修士为荣。而入的门派大小,决定你尊贵光荣的程度。






       我十三岁的那年说起来是个值得纪念的年岁,之所以说是值得纪念,是因为我在入了两个门派后又换了个新门派继续修习。






       我第二个拜入的天都山,掌门因与他派斗法受伤重不治,坚持了几天后撒手去了,天都山也因此遭到重创。在长老们的主持下,天都山刚刚稳定些,却又因掌门之位起了争执,天都山也一瞬间就倒了。万幸的是天都山还算有些名气,我们也可以去投了其他的门派,或是等着他派来下帖。不过一般门派一倒,所处的仙府就要进行封存,暂存期限不超过三日,所以我们这些弟子必须要立即作出打算。






       消息传出来的时候,我们正在大殿候着。消息一出,身旁的同期弟子开始为自己谋算,一时间整个大殿变得沸腾。我向着边缘退了几步,向后靠在朱红的柱子上,抱着手臂看着他们。我并不知道我该去哪里,我的资质如何尊者并未明确说过,只说了句勤修方为正道便将我打发了,以至于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我到底根骨如何。






       于我来说,天都山倒不倒无非是我需不需要去寻找下一个托身之所的问题。不过,去找哪个门派拜学还真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我放下手臂扯了扯身上的袍子,从人群中溜出去回了房间收拾东西。






       临行前的那一夜,同房交好的师兄拍了拍我的肩,笑着问我我的去处,我摇了摇头说还未决定。师兄说天机门给他下了帖子,我道了句恭喜。师兄踌躇了半晌,才开口说道,“小安我也为你讨了张帖子,你若是想入天机门,可以与我一同去的。”师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描金拜帖地给了我,我伸手接过,打开仔细瞧了瞧。






       天机门,我是听过的。是个新起的门派,然人才倍出,凡人向往,修士更是趋之若鹜,一时间天机门成了个受人追捧的热门门派。闻言我收拾东西的手顿了顿,实话说天机门是个不错的去处,就算是个下等弟子出去也是可以吹嘘一番的。师兄的这个提议委实令人心动,毕竟大家门派总比一般门派名头好听些。






       我捏着手里的描金拜帖沉吟一番后,扭过头看着师兄,笑着摇了摇头,“多谢师兄抬爱,然师弟愚钝性子木讷,入了天机门难免举止粗俗,令人耻笑。师兄与我同出一派,若被连累反倒不好。”“小安你再仔细想想,毕竟天机门于你来说更有前途,明早我等你到丑时。”师兄拍了拍我的肩,只说了这么一句就推门出去了。






       师兄说的没错,天机门是个好去处,可惜不适合我。个人有个人的缘法,我与天机门无缘求也无用。我看着床铺上的东西叹了口气,又继续收拾。






       第二天天微亮,我从床榻上爬起来,打理好一切背上包袱推门走出去。师兄一身白衣站在门外,看着有些风流倜傥的模样。我背着包袱走上前,“师兄早。”师兄转过身,微微笑着,“小安想的如何了?”“仍旧是昨日的说法,多谢师兄抬爱,师兄对师弟的照拂之心,令师弟甚是感动。奈何你我无缘不能再做师兄弟,今日一别还望师兄保重。”






       师兄看了看我,摇了摇头叹了一声“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是小安你记着,你我虽不再是师兄弟,但情意仍在。若以后有什么难处,师兄在天机门等你的书信。”我刚想再说些什么,远远的就听见有人唤师兄名字,师兄望过去看了看,拍拍我的肩说,“天机门接引的人来了,我也该走了。小安可要保重自己。”






       我点了点头,应下师兄的话。师兄收了手拎着剑向着天机门的使者走去,我目送着师兄离开,而后提了提包袱转身走向下山的小路。






       我该为自己再做打算了。


塔罗牌be结局【已定只做细节修改18.10.1】

小攻和先知共享了寿命嘛。但是,先知到最后还是死了。不一样的就是,上次是刺杀,这次是因为占卜。
先知知道小攻把自己的命分给了他。先知本身因为死亡所以被世界排斥,小攻把自己的命分给了他,这就证明了一件事,先知不能再中立了。先知选择站在小攻的阵营。
之所以说先知死亡是因为占卜,是他了解自己的身体。他明白就算有小攻分享寿命,他的身体也不能承受那么多次的占卜和神降。所以,他和小攻约定好了,要玩一次大的。
先知付出的是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小攻则是部分能力和寿命。他们强行留住了神降的神。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小受面前进行的。小受不得不同意,因为B已经死了,他们的阵营已经出现了裂缝。而将神强行留下来则是最后的挣扎。
小攻和先知进行神降的时候,小受负责的是警戒和布阵,布的是留得住神的阵。小受的能力会随着自身吞噬卡牌的多少进行增长。这是一个点,因为只有几个人才能做到。之所以能做到,因为他们是被既定好的神柱,最合适的傀儡。
先知和小攻进行神降,同时小受释放能力开启法阵。他们成功了,那缕神念被放进了小受的身体里。但他们预先制作好的卡牌和其他容器都无法承受神念的能力。先知已经死了,神降要结束了。
小攻用一半的灵魂与神做了交易。神同意了。契约成立。神念进入了小受的身体,为他们所用。
形式出现了变化,小攻和小受的阵营占了上风。但是很明显,经过这一系列的变化打击,他们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衰弱。小攻几度濒死,但他们还要继续走下去。
因为这是小攻算的唯一出路。只有获得最后的胜利才能看到最终的希望。
最后一战终于到了。小攻的对家早已经被小受吞噬了,小受的对家还在支撑。除这两方之外,还有另一个阵营在对他们虎视眈眈。
最后一战是在秦始皇陵。这是他们最开始进入这场游戏的地方。不一样的是,那一次只是一个简单的引导。这一次,则是决定胜负的最后时刻。从这里开始,在这里结束。
小攻的能力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发挥。秦始皇陵的毒气,里面的密道机关,奇门遁甲。都需要小攻一步一步算出来。
小受则是负责破阵和守卫。剩下的两方也是。
但是,小攻和小受为了扭转前面的颓势付出了不可逆转的代价。尤其是小攻撕裂了一半的灵魂,然而并没有时间修养。他们必须要战斗。他们必须要警戒。来保证他们能走到最后。
可以说,从踏入秦始皇陵开始,一直到最后小攻和小受是踩着小攻的血过去的。强行推算和透支预演都是对小攻的伤害。小受只能默默地在小攻吐血的时候帮他把血擦了,再把他扶起来继续走下去。就那样看着他一边吐血一边推算。
小受不能阻止。他们踏着B和先知的命走到了最终的终点。他们要获得胜利。
最终小受打开了最后一个墓室的门。那是终点,秦始皇陵的主墓室。那个埋葬着纵横古今都让人敬仰的帝王的墓室。
小受和小攻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他们利用极度超标的汞气困死了第三个阵营,显然小攻和小受也没能躲开汞气,但是因为神念,他们支撑下来了。他们和小受的对家直面对决。
小攻为小受推算了一切和预演了开始。小攻用最后所有的东西,为小受铺好了通向胜利的路。小攻为小受挡下了他能挡下的所有攻击。
小受抱着小攻,使用了那缕神念。那是战争之神。先知和小攻用命和灵魂召唤来的战争之神。
毫无悬念。小受赢了。
他得到了最后的胜利。他拿到了神谕。
但,这个游戏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挑选神柱傀儡做的准备。他手中的神谕不过是让小受有了一个自我选择的权利。他能够选择成为那位神的傀儡。
所谓的成功和希望。
所谓的胜利和荣誉。
都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对他们眼中微不足道的人类的,他们所认为的最好的嘉奖。
而那些失败的人,他们理所当然的取走他们的生命。
那是他们打赌敲定的战利品。
而在游戏中所付出的灵魂,则是神的额外获取物。
最后成功的人成为他们的傀儡,为他们挑选参与者,替他们开启下一次游戏。
傀儡听命于神,这是神对他的器重。
傀儡除了听从命令没有其他的权利。
傀儡已经失去了一切。他能做的只有听从神的指令。做神最忠诚的奴仆。最终奉献出生命。
人们口中所说的崇高的游戏,只是神无聊时的消遣。
小攻算出的出路只是另一条延缓死亡的方式。
但小攻也是愿意的。
他推算出了大概。
他算到获得胜利是出路,但是后面的更为凶险。但是小攻没有其他办法了。他想要小受活下去。他只能赌一把。
可惜。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
他只遁了其一。
他将小受推上了最终胜利者的王座。
然后后面所有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了。
他连灵魂都没有了。
他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了任何存在的痕迹。
小受以为他能长长久久的记住小攻。
可他忘记了。
他忘记了小攻。
他忘记了B。
他忘记了先知。
他忘记了一切。
成为了神最忠诚最得力的奴仆。
在下一次游戏开始时献出了生命。
好的,END。

姻缘天机录初步脑洞







       这世上哪有什么缘定三生,都是自己挣出来的情分。

       三生石上的确可以缘配三生,可情爱一事哪来的天长地久。一世两世还好,求的多了,说是佳偶天成,谁知道结果又会怎么样。

        姻缘分为两种,一为姻缘簿记载,红线牵成;一为三生石上刻下的缘分。

        掌管姻缘的也分两种,一为造册记录,牵搭红线;一为比照校正,改回正轨。

姻缘天机录

一个新脑洞,名字暂定为神降






  神明重新在世间行走。

   被选中的人将获得神明的能力与意识。

   他们代表神明传播信仰。

   他们代替神明在世间度化苦厄。

   他们也会降下天罚。

   他们也会播撒绝望与悲伤。

   他们,是神明在世间的替身。

小英雄向基三cp设定

咩花的小设定

单人——纯阳

纯阳看起来是个渣男实际上是个天然呆,然后,还有点寡言。就那种很想和大家聊天但又不知道说什么,还害怕冷场的那种。

虽然整个人都挂着渣男的壳子,但的确是个温柔的人。在猫咖,备受猫主子青睐,疯狂扑人的那种。大概就是人形的猫薄荷了。

单人——万花

这个纯阳一看就是个渣男离他远一点。刚开始治疗的时候,把药塞进纯阳嘴里然后就跑,纯阳茫然脸盯。

小时候的万花是奶凶奶凶的,长大后的万花对纯阳是奶凶奶凶。

第一次打架的时候,苍云都呆掉了。

小时候的万花,乖乖巧巧,超级乖巧地坐在小课桌后面,脑子里想的是今天吃什么,该怎么逃课,前面的师兄坐正了我想睡觉。

长大后的青年万花,看起来温柔又规矩。被师父提溜起来塞进药铺子诊脉,乖巧地坐在椅子上,温温柔柔地给人诊脉,然而内心os:好无聊,想偷溜,不耐烦,生气了。然后有个小流氓来闹事,万花眼睛一亮,抄起笔就上了。护卫对脸懵逼,毫无用武之地。

到小英雄世界后,被拉去进行了猫咖经常游。然而,整个人都散发温柔气场的万花,在小动物面前备受青睐的万花花,被猫大爷们一齐无视了。

os:好气哦,想打人。

双人设定

设定是纯阳特别关注万花花。

当然万花花也关注纯阳,虽然方式和出发的不太一样。

万花花关注纯阳是因为觉得他是个渣男,盯着点总没错。

纯阳则是想靠近万花花。因为纯阳觉得万花花看起来温柔又有趣,接触起来虽然奶凶奶凶的但是像个小太阳。让他想起从前在华山上,天才蒙蒙亮,他提着剑一步一步走到山峰峰顶练剑。华山的早晨有薄雾,他慢慢的走,太阳慢慢的升。光透过薄雾照在身上,是暖的。

所以他喜欢这样的万花花,也曾经想成为那样的人,但是失败了。

总之就是,咩花这对cp就是互相吸引的那种√。

喜欢温柔有趣的人,也希望成为那样的人。就这样的√



咩花的少年时期。

纯阳

本来是个官家小少爷,母亲的娘家是经商的。后来家道没落,成了乞丐。好在后来被师姐捡了回去。

而在做乞丐的期间内,曾经与万花有过一面之缘。被万花送了钱和包子。

万花

万花从小就是在万花谷长大的,最喜欢做的就是逃课摸鱼。后来被师父领到药铺里打下手,兼做学徒。

在年幼的时候曾经给是乞丐的纯阳钱和包子,虽然本人根本不记得还有过这种事。

双人

纯阳一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万花花是当初给他包子和钱的花花。后来大家都是一个team就在天策这个哈士奇的撺掇下,开了个四人组茶话会。

纯阳表示没什么好说的,万花花简单的扒了扒自己的历史,虽然并没提起自己给了一个乞丐包子和钱,但是纯阳凭着敏锐的直觉认出了花花。本来就关注万花花的纯阳,更加关注万花花了√

其实挺明显的,因为万花花右眼角下有颗泪痣。然后,纯阳做小乞丐那会儿经常在万花花师父的药铺子旁边蹲着。总能知道很多消息,然后听万花花讲自己的经历,大幅度吻合,就对上了√


关于告白。

纯阳先表白的。

虽然两个人在一起散发的气场,和发射出的狗粮激光可以横扫一片,但是就是不表白,不说破。

万花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表白,纯阳纯粹是因为根本就没意识到这一点。

最终纯阳在天策的疯狂暗示下,终于明白自己喜欢万花。于是纯阳就挑了一个黄道吉日,叫住了万花。带着万花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准备表白。

大概内容就是,我想我是喜欢你的,所以,你愿意同我在一处吗。
这样的直球表白。

关于纯阳可以多呆多直球。

四人组第一次参加假面舞会,万花觉得自己的打扮有些女气。纯阳拉着万花看了半晌,摇了摇头,“我觉得并不女气,这是我今晚见过最美的装束,当然你也是。”





苍策设定。

单人——苍云

大概就是比纯阳还冷的人。从里冷到外,经常性回应“嗯”“哦”,看起来和纯阳一样寡言,实质上只是不想搭理对方


关于告白。

告白是苍云告白的。

一共告白了两次。第一次是天策对苍云告白,苍云拒绝了。第二次是苍云对天策告白。

苍云之所以会拒绝天策的告白,是因为在苍云的眼里,天策只能算作认识,是一个team里的。然而因为苍云本人的高冷,只对天策稍微好了一些这种举动给了天策一种对方也喜欢自己的错觉。

天策的告白失败后,天策委顿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本着哈士奇的性格和逐渐建立起来的英雄的自觉,让天策觉得虽然告白失败,但是能好好相处也可以。

然而苍云并不这么觉得,虽然他的个性是女装大佬,但是他本质上还是个直男,还是好奇心十分重的直男。这让他对天策对他产生好感的原因非常好奇,开始关注天策。

特别的关注,还是同一个队伍里的。结果很明显,苍云觉得自己有点喜欢天策。所以就开始了直球表白。

天策觉得莫名其妙,拒绝了苍云。然而苍云虽然弯了,但还是保留了坚持且死脑筋的特点。

结局当然是he了。

一切都还要归功于苍云的多次直球表白。